關於部落格
h漫
  • 28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四川官員疑與工商局勾兌占商人公司數千萬資產

 孫佐才拿著勝訴的判決書站在公司門口。雖贏了官司,但他卻沒能拿回公司。 南都記者 劉洋 攝   南都記者 劉洋   2006年,孫佐才的企業被合伙的官員非法變更法人代表。他起訴維權,在2008年贏得了官司,但企業法人代表恢復為自己3天后再次變更為他人。此後,孫佐才又毫不知情地“被退股”,徹底遠離這家公司。   10年前,當孫佐才風光無兩地與四川南充蓬安縣政府簽訂合作協議時,他未曾想到,如今自己會“像喪家犬一樣”奔波於蓬安各個政府部門之間。   2004年,孫佐才開始到蓬安縣運營生豬養殖及相關產業,前後共投資4700多萬元。2006年,他的企業被合伙的官員非法變更法人代表。他起訴維權,在2008年贏得了官司,但企業法人代表恢復為自己3天后再次變更為他人。此後,孫佐才又毫不知情地“被退股”,徹底遠離這家公司,至今未拿回自己的企業。目前,南充市政法委已介入。   與“官員合伙人”合辦“龍頭企業”   孫佐才是四川成都人,生於1946年,改革開放後靠房地產生意積累了財富。2004年3月,通過朋友介紹,他來到南充市蓬安縣投資,先後與蓬安縣政府簽訂了《生豬良繁養殖場建設合同》等多份合作協議,計劃投資數千萬元,他也成為蓬安縣政府的“座上賓”。   2005年,孫佐才整合其在蓬安的資源成立了四川巨農農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稱巨農公司)。該公司註冊資本2000萬元,孫佐才出資1750萬元,為企業法人代表,另有陳萬華、馮健康、孫佐江、楊國平、周林5人分別以50萬元的實物入股。   孫佐才與馮健康向南都記者證實,當初除馮健康實際出資35萬元外,其餘股東均“開的空頭支票”。而在這些股東中,馮健康時任南充營山縣某保險公司總經理,楊國平為南充儲備糧系統官員蔣宗倫的代理人,周林則為蓬安縣糧食局官員周應省的代理人。   孫佐才、孫佐江、馮健康等人均稱,上述官員是為規避風險,所以找了“替身”。而周應省則回應,這家企業是自己招商引進的,所以當時才以侄子周林的名義入了股。   五部門簽字變更法人代表   2006年5月,孫佐才到俄羅斯考察生豬出口,10月歸國後一直抱病住院。2006年底,蓬安縣信用社領導突然找到孫佐才,咨詢他“企業法人變更後的還貸問題”。細查之下,孫佐才發現巨農公司的企業法人已從自己變更為馮健康。   當時的工商登記變更資料顯示,2006年11月24日巨農公司召開了股東會議,“全體股東一致同意孫佐才辭去公司執行董事、法定代表人職務;一致選舉馮健康同志擔任新一屆執行董事、法定代表人……”這份股東決議中標註是孫佐才主持了會議,但未見其簽名。孫佐才稱對此毫不知情,馮健康與孫佐江事後也承認,孫佐才沒參與這次會議,是周應省搞定蓬安縣的相關部門完成了變更。工商登記資料變更申請中,也確有周應省的身份證信息和簽名。2006年12月15日,巨農公司向蓬安縣政府遞交了變更報告,縣農工辦、畜牧局、經濟局、生豬辦、招商局5個部門簽字表示同意,最終由縣工商局完成法人變更。   “這等於我自己的產業一夜之間全到了別人名下。”孫佐才在與蓬安縣政府各部門溝通無果後將巨農公司及其他股東告上法庭。   蓬安縣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孫佐才敗訴,孫上訴。二審法院南充市中級人民法院查明,2006年11月24日巨農公司的股東會議違背了公司章程,內容無效,故撤銷蓬安縣人民法院的一審判決,撤銷巨農公司2006年11月24日的股東決議,同時撤銷相關的企業法人變更。   為保障執行,2008年10月初南充中院還責成蓬安縣人民法院向蓬安縣工商局下達了《協助執行通知書》,要求撤銷此前的變更,恢復孫佐才的法人身份。   時隔三日再次變更   2008年10月14日,孫佐才到蓬安縣工商局擬取回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等文書,卻被告知,企業法人又一次從他變成了馮健康。孫佐才傻眼了,“明明贏下了官司,怎麼企業又變成了別人的?”   巨農公司的工商登記變更資料顯示,2008年10月8日,公司確實向蓬安縣工商局申請了撤銷此前的變更,10月10日企業法人名字也從馮健康恢覆成孫佐才。但在10月13日,公司又提出了申請,企業法人再次從孫佐才變更為馮健康。   南充市工商局2013年12月的一份信訪回覆解釋了“時隔三天再次變更”緣由:“2008年10月13日,四川巨農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向蓬安縣工商局申請法定代表人變更登記,提供了股東會決議和法定代表人任免文件,經蓬安縣工商局審查,該公司提交的法定代表人變更登記資料齊全,依法進行了變更登記……相關法律法規沒有規定法定代表人變更後再次變更登記的時間限制……在該公司提交資料齊全的情況下,蓬安縣工商局必須依法進行變更登記,否則屬於不作為。”   對此,蓬安縣工商局分管註冊的副局長鄧海波前天回應,此事時隔太久,不知當時的具體情況如何,但他也承認“時隔三天再次變更”的現象“正常情況下很難碰到”。   對於這次變更,馮健康表示,自己所知不多,只負責變更時的簽字,其他事是周應省與蓬安縣工商局在勾兌。周應省在接受採訪時則未就此回應。   公司最終成為“官員獨資”   2009年3月,孫佐才再遭重創,巨農公司通過的一份股東會決議讓其徹底遠離這家公司。當時的決議稱,孫佐才自己申請股權轉讓,但孫佐才堅稱毫不知情。馮健康、孫佐江等股東也表示,當時未見孫佐才在股份轉讓協議上簽字。馮健康描述當時的情形稱:“是周應省打印好後叫我簽字的。”對此,周應省回應,當時公司經營困難,孫佐才主動提出退股,且通過了股東大會的討論。“他退股時沒承擔公司任何的債務,我也算對得起他了。”   此後不久,孫佐江、陳萬華、馮健康等人也相繼退股。馮健康在2011年出具的一份情況說明中解釋,自己雖然當了幾年巨農公司的法人,但沒有任何權力,“公司的整體運作都是周應省說了算,我心中意見很大”。   根據工商登記資料,巨農公司2010年後股東只剩下歐碧秀和周林,歐碧秀為企業法人。2013年,股東周林又變更為周靜。馮健康及巨農公司多名員工證實,歐碧秀為周應省之妻,周靜為周應省之女,“幕後的老闆還是周應省”。南都記者日前走訪巨農公司,受訪員工均稱,“姓孫的老闆幾年前就退股了,現在只有周應省一個老闆”。   62歲的周應省現已退休,他告訴南都記者,2010年起巨農公司就已是其獨資企業,“孫佐才要想拿回公司,可以準備幾千萬來買”。   孫佐才表示,自己前後在蓬安縣的投資超過4700萬,若算上企業的盈利、所購土地的增值等,這些年的損失超過2億元。“我現在的訴求有兩個,一是拿回自己的公司,二是讓相關政府部門賠償和追責。”   目前,南充市政法委已介入。南充市政法委書記胡斌前日表態,將督導相關法院和工商局協調處理案件執行的事務,至於孫佐才提出的相關賠償和追責不在政法委職能範圍之內,建議其“該打官司的打官司”。蓬安縣人民法院執行局局長成超林前日透露,已收到南充市政法委轉來的材料,正在調取卷宗研究。   孫佐才稱,如果南充市政法委此次協調仍無結果,他將對蓬安縣農工辦、畜牧局、經濟局、生豬辦、招商局、工商局6個部門提起行政訴訟。周應省則向南都記者回應:“孫佐才的舉報純屬無中生有,給我和政府部門找麻煩,隨便他怎麼搞,我反正不會理他,也懶得起訴他。”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